• 位年轻军官想打个电话,但他没有零钱。于是他拦住一位过 路的老兵:“你手头有没有零钱?上士。” “我给你找找看。”老兵伸手去扫他的钱包。 “你是这样回答少尉的吗?重来一遍。你手头有没有零钱?上士! ” “报告长官,没有! ”老兵果断地答道。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教官在军容风纪检查上对军帽的戴法做了详细的讲解:“军帽要戴正,帽檐在正中央。军帽在戴上以后不要露出头发,这叫傻冒! ”说着把一帽檐高耸者的帽子压了下来,但由于用力过猛,把战士的眼睛给挡住了,“也不要戴的看不见眼睛,那叫呆冒! ”说着就用双手摆正了战士的帽子,“不上不下,不左不右,就在正中这才是军帽的戴法——这叫盖冒! 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某空降兵部队搞了一次夜间空降。为了让地面部队能够看清空降人员降落的准确位置,他们把空降兵身上全缠上了五颜六色的彩灯,空降命令一下,一个伞兵从飞机上跳了下来,由于当晚风太大,伞兵被吹到了邻村的一个老太太家的院子里去了。当时这个老太太正在院子里看月亮。正在这时突然从天上落下来一个人。伞兵走过来问;大娘这是什么地方?老太太声音颤抖的说;这是地球........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“报告长官,敌机正在对我们拍照。” “传我命令:不准笑! 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列兵:“我现在同时爱上了两个姑娘,一个长的漂亮可爱,但是很穷;另一个虽然非常富有,但长相一般。你说,我该选择哪一位?” 上等兵:“当然是漂亮的那位,钱毕竟不是最重要的东西。” 列兵:“那太好了,我也这么想。那么我今晚就去找那位漂亮姑娘订婚。” “不过,”上等兵接着说,“你能告诉我那位不漂亮的姑娘住在哪儿吗?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在射击场上,某士兵枪法实在太差。 长官生气地喊道:“如果我是你,早就自杀了! ” 士兵羞愧地跑开了,然后听到一声枪响。 长官吓了一跳,结果士兵红着脸跑回来说:“报告长官,还是没有打中。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战斗即将结束,一位空军军官应召去指挥部开会,商讨最后的军事行动。当汽车接近斯特摩尔时,一块禁止通行的木牌截住了他,上写:“道路封锁——有地雷。”一位宪兵正在那里执勤,他冲着空军军官的汽车喊:“对不起,你不能通过,前方是雷区。”空军军官走下车子,希望宪兵为他另指一条路。这时,宪兵显然注意到他的军服,于是他后退一步说:“非常抱歉,先生,我不知道您是空军。对您来说,通过这里是万无一失的。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话说美苏两国冷战时期。一次苏联大阅兵,坦克部队走过,飞机飞过之后,走过来10位身着黑色服装的人。旁观者问:“他们是刺探美国情报有功的间谍吗?”一位克格勃官员回答说:“他们是经济学家,是我们把这些经济学家送到美国,结果给美国经济造成了很大的混乱。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某人去警察局报案,说:昨晚一个盗贼进我家,拿走了金银首饰,还有现金,我当时不敢叫喊。 为什麽?警长问。 那人说:我口里的金牙怎麽办?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两个歹徒埋伏在一个黑暗的街道,打算暗算一个银行官员。等了半天,也不见那人的踪影。其中一个焦急地说:“你的情报准吗?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来,但愿他不会发生意外! 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一人站在墓地的一块墓碑之前,碑上写着:“在此长眠者为律师,信实无欺之人。” 那人不解地自语道:“这就怪了,怎么一座坟墓里埋着两个人呢?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
  • 监狱长对刚入狱的惯犯说:“我们又见面了! ” 惯犯:“有什么办法呢?人们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,我的收入,付不起比这里再贵的住所。”

    纯文

    0 0 0